Menu
header photo

今日关注

反贪腐

Search

Archive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

Blog Component

蔡慎坤:为反腐喝彩也为腐败忧虑

September 20, 2017
2017-09-21 慎说新知
 

文/蔡慎坤


 

《人民日报》头版本周发表长篇文章,理志气壮地宣称说:“要问这五年党和国家工作中最大的亮点、最得人心的是什么?最具共识的回答一定是:反腐败! ”

 

文章用一长串数字来佐证,披露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查处腐败大案要案毫不手软,并且形成强大震慑效应。截至今年6月底,共立案审查中管干部(中央管理干部)280多人、厅局级干部8600多人、县处级干部6万6000人。

 

同时,中纪委监察机构共处置涉及党员干部的问题线索236万2000件,立案141万8000件,处分140万9000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5万4000人;截至今年7月底,累计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8万多起,处理24万多人。

 

中央还推动正风反腐向基层延伸,着力解决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截至今年6月底,共处分乡科级及以下党员干部134万3000人,处分农村党员干部64万8000人。

 

这些惊人的数字一方面说明反腐成就前所未有,另一方面也说明从上到下腐败极度泛滥,腐败分子无处不在,绝不是此前所宣传的腐败分子只是极少数。

 

本届领导班子反腐可谓轰轰烈烈,一举打掉了二百多个“大老虎”,踩死的“苍蝇”更是数不胜数!当人们在为打虎喝彩叫好之际,是否有过深刻的反省反思?为什么这块土地上盛产贪官?是官员本性使然,还是制度之恶?贪婪当然是人的本性,但如果对官员对权力有严格的监督制约机制,腐败分子绝不可能有如此之多。

 

那些被定点清除的腐败分子基本上都是一路敛财一路升迁,强大的各级组织和纪检监察部门为什么没有早发现早纠偏?非要等到腐败分子捞足了赚够了民怨沸腾了才让其匆匆下台,从源头上预防腐败的泛滥和蔓延的制度去哪儿了?

毫无疑问,只要制度存在漏洞,只要制度形同虚设,只要制度失去监督,任何人都有可能蜕变成新的腐败分子,任何人只要拥有不受监督不受制约的权力,都会抑制不住疯狂敛财大搞腐败的冲动和特权!官僚制度缺失造成的腐败是整体性的全局性的,腐败分子也不是极少数,不是打一批老虎就可以高忱无忧了!

 

这就是说,打多少老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打掉繁衍老虎的制度,如果不从根源上入手来解决问题,只能是打掉一批旧老虎,又繁衍一批新老虎,赶走孙悟空或许又会来个猴!这样一个产虎、养虎、打虎的恶性循环何时才是尽头?

 

美国作家梅斯奎塔经过多年研究后得出相当精辟的结论:当一个体制是围绕腐败而建立的,任何重要人物无论是领导人还是支持者,都被腐败污染。他们如果从不曾把手伸进钱箱,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提高法律惩处力度无非是使领导人又多了一项惩戒他人的工具,对付腐败的最佳方式就是改变深层诱因。

 

这些年来,中国社会有个流行的说法,叫做“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为什么在过去若干年中,党纪国法对腐败分子帮派势力几乎形同虚设?前一段时间还有些古董理论家重新搬出所谓的“阶级斗争理论”来背书,试问:这些潜伏在党政军机关的腐败分子算什么阶级?如果按财产来说,腐败分子远远超过了西方所谓的资产阶级。

西方资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一般都是靠创业辛辛苦苦积累而来,而这些腐败分子的财富是怎么来的其敛财的方式和手段又是什么?腐败分子完全是靠滥用手中的权力,对国家资源任意挥霍,对国家财产疯狂掠夺,对普通老百姓明抢暗夺。这些腐败分子对社会的影响力破坏力,跟西方资产阶级不可相提并论。

 

 

西方资产阶级还懂得遵守法纪,照章程和规则办事,也讲诚信有基本的操守和良知。而形形色色大大小小混迹于官场的腐败分子往往集权力、集金钱、集美色、集笔杆子、枪杆子、刀把子于一身,干着丧尽天良、胡作非为的坏事恶事,对国家的安全、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对文明和民主的诉求,都构成致命的威胁和巨大的破坏。

 

 

治标又治本的反腐制度建设在当前往后,显得更为紧迫更为艰巨,一抓一大把只能说明腐败已经遍地开花渗透到这个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从腐败的性质来看,腐败分子数量之多敛财之多己经完全超出了世人的想像!而在现行体制中,连党员也没有机会和权利来监督制约腐败分子,更甭提每一个普通公民了!

要遏制腐败持续泛滥,唯一的办法是还权于民,让公民或全党通过选举监督约束罢免官员,全社会包括政党和官员在内,都必须自觉地彻底地接受法律的约束和舆论的监督。这既是对政党和官员的一种保护,也是保证社会公正官场清廉的最好出路。当务之急是重启制度性建设,尤其是民主与法制建设,如果不能正本清源,解决体制存在的种种弊端,腐败分子依然会如同过去一样随时反扑甚至更猖獗更疯狂。

 

欢迎关注“蔡慎坤”“慎说新知”公众号:cskun999

 

蔡慎坤原创作品,欢迎分享转发

公号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蔡慎坤 微信公号cskun999

美国之音 | 郭文贵在美寻求政治庇护

September 18, 2017

2017年9月7日 12:00

方冰

郭文贵在纽约的家里(郭文贵推特图片)

纽约 —

郭文贵已经向美国政府寻求政治庇护。星期三,华盛顿的移民律师托马斯.拉格兰德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富豪郭文贵于2017年9月6日上午向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移民局递交了政治庇护申请。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提出申请的主要理由是政治性的,即他有回国遭政治迫害的恐惧,“郭先生的申请基于他的政治言论,特别是他对中国腐败的揭露,他的举报,他在媒体上发表的声明、视频、推特上的贴子,对中国腐败对揭露。 ”

出于安全和安定考虑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此时提出申请,主要是出于对自身安全和生活安定的考虑。“他雇佣保安保护他,他很担心中国政府采取行动伤害他,或将他送回国,对他进行惩罚,因为他揭露和举报腐败。因此,他觉得有必要寻求美国政府的保护,以免受伤害。”

纽约的移民律师李进进说,郭文贵回国有遭迫害的恐惧很容易建立起来。但是他还面临几个庇护案在法律理论上的障碍。

可能面临的法律障碍

李进进说,第一是“妥当安置”(firm settlement),即,是否有第三国可以让他找到妥当安置?比如,郭文贵在英国居住,有自己的房子;

第二,非政治性刑事定罪。中国政府已经在寻求对他定罪,并威胁要将他再度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告;

第三,美国政府不会授予任何因政治观点或宗教信仰理由参与迫害他人的人以庇护。李进进说,郭文贵曾为中国国安部工作过。

对此,拉格兰德律师表示,他不清楚郭文贵有哪些其他国家的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郭文贵曾说,他拥有11个国家的护照。

美国是唯一安全的国家

不过,拉格兰德律师说,虽然“妥当安置”问题会在郭文贵申请庇护过程中提出,“但是我们相信,郭文贵的案子里并不存在‘妥当安置’问题。对他而言,美国是唯一安全的国家。”

拉格兰德律师指出,中国政府对郭文贵的任何指控,包括红通,都不能成为美国拒绝授予他庇护的理由。他说:“因为我们要解释并揭示,中国政府的所有这些行动,包括红通、各种指控和任何可能出现的定罪,都是有政治动机的。唯有有证据的刑事犯罪才会限制获得庇护,而如果是有政治动机的,就不能成为拒绝庇护的理由。”

拉格兰德律师说,在郭文贵提出庇护申请的同时,这一程序也自动地申请了另外两项保护性措施:停止递解出境和反酷刑保护,“所以我们的部分主张将显示,如果他回到中国会有遭受酷刑的恐惧。”

李进进律师表示,这些保护措施的区别在于,获庇护保护未来可申请绿卡和公民身份;免递解出境只是临时措施,反酷刑保护则不能申请这些身份。

有报道称,川普总统有可能把郭文贵当作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筹码以换取美国所需要的东西,比如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但拉格兰德律师说,这不可能。

总统也不能绕开对申请人的保护

拉格兰德律师说:“因为庇护是根据美国法律同时也是根据国际法。事实上根据这些法律,美国不能将某人送回一个他们会面临迫害的国家。另外,根据联合国《反酷刑国际公约》,我们也不能将某人送回他将可能面临酷刑的国家。因此,任何申请人一旦进入申请庇护的程序,他们就获得了这种保护。即便是美国总统,或是政府官员,也不能绕开,这些保护在申请人提出申请之时就自动生效了。”

另外,郭文贵在美国还面临多项民事诉讼案,但拉格兰德律师说,他并不担心这些案子,“这些都是民事案,即便是经济纠纷也不会影响庇护申请。”

初始申请加三层上诉机制

被问到如果郭文贵申请被拒,法律上还有什么别的补救措施时,拉格兰德律师说,初始申请后还有三个层次的上诉机制。他说:“首先是移民局的庇护官做第一个决定,如果庇护官决定申请人不够资格,就会把案件送到移民法庭,然后申请人就要去见司法部的移民法官,在法庭程序中再次递交申请,法官将做出授予还是拒绝庇护的决定。”

他补充说:“如果移民法官拒绝了庇护申请,申请人可以向移民上诉委员会提出上诉,如果再被拒绝,申请人还可以在联邦最高法院提出审核上诉。”

拉格兰德律师说,根据现在移民局大量案件积压的情况,平均大约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能等来第一个决定。他说,也可申请加快处理,“可以是一个月或一年,完全看庇护办公室,看他们案件积压的程度。”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现在的美国身份是“访问者(visitor)签证,叫B-1、B-2 签证。他是以此签证入境的,他保持着这一身份。另外提出申请庇护六个月后,如果他愿意可以申请工作许可。”

拉格兰德律师说,郭文贵选择今天申请庇护跟他签证期限没有关系 ,“决定今天申请庇护不是基于签证期限,而是基于他对安全的考虑。”

当问到郭文贵是否是中国公民时,拉格兰德律师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他来自中国。”

律师称郭文贵正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 纽约时报中文网

September 18, 2017

亿万房产开发者郭文贵正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他的律师表示,他对中国官员的公开指控使他成为“中国政权的政治对手”。 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傅才德

2017年9月7日

在指控中国一些最具权势的官员存在腐败后,这名身家亿万的房地产开发商的律师说,他已经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代表他的华盛顿律师托马斯·拉格兰(Thomas Ragland)于上周三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这位名叫郭文贵的亿万富翁所持美国旅游签证,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到期,由于对中国官员的公开指控使他成为“中国政权的政治对手”,他目前正在寻求庇护身份。

庇护——即使是待决的庇护申请——将给予郭文贵更多的保护,因为他可以在申请审核期间逗留美国,拉格兰说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多年。

中共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的去留将在下月共产党的会议上决定。郭文贵声称王岐山和他的家族秘密控制着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Feng Li/Getty Images

“庇护能提供与持签证身份不同的保护水平,”拉格兰说:“签证可能被取消或撤回。”

郭文贵的英文名是迈尔斯·郭(Miles Kwok),他目前居住在自己价值680万美元、俯瞰曼哈顿中央公园的公寓内,在那里,他用Twitter和YouTube进行宣传,声称身为政治局常委、负责监督中国共产党自身反腐工作的王岐山及其家人,暗中控制着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

他用于支持该说法的一些证据很容易被驳倒,或者根本难以置信。但他对王岐山前任的家属发起的若干指控可以得到证实

郭文贵的行为已经激怒中国政府。北京于4月要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对他发出全球逮捕令。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个人与公司在美国法院以诽谤罪起诉他。

庇护申请可能令特朗普政府陷入外交困境,朝鲜进行一系列导弹发射试验与地下核试验之后,目前特朗普政府为孤立朝鲜,正在寻求中国的帮助。郭文贵可以说是中国的头号通缉犯,给他庇护可能会被解读为默许他破坏中国领导层的手段,这样几乎肯定会惹恼北京。

受到严密控制的中国媒体发表文章,指责郭文贵涉嫌诈骗、洗钱和强奸。四月,与他有牵连的前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在电视上忏悔,称郭文贵贿赂他。

郭文贵声称拥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许多国家的护照,并表示他不再是中国公民,这可能令他的庇护申请变得更加复杂。郭文贵的签证过期后,为何不能去往他拥有公民资格的另一个国家,这一点目前尚不清楚,不过拉格兰说,美国可能是唯一一个中国鞭长莫及,能令郭文贵感觉安全的国家。

拉格兰说,周三,佛蒙特州一处政府审核中心接受了郭文贵的庇护申请,适逢下月中国共产党的一次重要会议,届时将决定按惯例已到退休年龄的王岐山是继续留在政治局常委会还是卸职。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郭文贵的指控削弱了王岐山的地位。但是北京方面于周三发出的信号表明,王岐山仍然得到同僚的有力支持。当天,政治局七常委中有三人,加上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助手,在北京与王岐山共同出席纪念他的岳父——一位于1994年去世的中国老一辈领导人——诞辰100周年的活动

“我不认为中共高层在把郭文贵当作一个威胁来看待。他并没有像自己认为的那样有影响力,”与中国的一些最强大的政治家族成员有密切联系的香港商人陈平说。“我认为王岐山有很大机会留下。”

自由亚洲电台 | 郭文贵在美申请政治庇护

September 18, 2017

RFA 2017-09-08

2017年9月8日,郭文贵透过社交网站揭露中共高层腐败,也不时上载在美国生活的相片向外界「报平安」。(郭文贵推特)

流亡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因爆料揭露大陆官场腐败而引起各界关注。中国政府先后2次以郭文贵涉贪和强奸罪名,要求国际刑警发出全球通缉令。留美签证将于10月到期的郭文贵,周三(6日)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北京正游说美国不予延续签证。(文宇晴 报道)

郭文贵的律师托马斯·拉格兰(Thomas Ragland)向媒体表示,目前持有美国旅游签证的郭文贵已经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佛蒙特州一处政府审核中心,已经接受了郭文贵的申请。

本台尝试与郭文贵联系,但至截稿前仍然未能成功联络上。

郭文贵周四(7日)在推特直播视频中,交代申请政治庇护的原因。他指过去认为没有必要申请政治庇护。不过最近有感中共对他的打压越来越厉害,自己的生命和声誉受到严重威胁,又形容自己是中共内斗的受害者。

郭文贵说︰通过各种手段在美国给我制造麻烦,经济上孤立我,朋友上孤我,想尽办法丑化我的人格。我给国家纳了百亿的税,养活了几万名员工,建设了这么多伟大的建筑,作为普通人我对得起这个国家。我立过几个一等功,最后因为你们的内斗,就因为我是草根,就要把我灭了。我真的是特别难受,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生命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郭文贵的爆料除了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外,也得到不少异见人士的支持,旅居美国的政论人士郭宝胜,更拍视频支持对方的决定。他表示,中美之间并无引渡协议,为了能阻止郭文贵在美国继续揭露大陆黑幕,因而千方百计利用一些非政治案件,要求把郭文贵遣返回国。

郭宝胜说︰我还有很多推友不会相信对郭文贵的指控,包括法庭的一系列审判;强奸案的所谓证据、程序漏洞百出。是完全不能作为一个他有非政治的刑事案件,来阻止他政治庇护的申请。

关注社会动态的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则表示不认同。他对本台表示,从郭文贵过去发表的言论,了解到他本身曾经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一员,现在接连揭露中共的黑暗腐败,质疑郭文贵是为了私利而爆料。沈良庆认为,美国不应为郭文贵提供政治庇护。

沈良庆说︰郭文贵爆料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命、保钱和报仇,根本不是为了所谓的反贪。如果要说反腐败,郭文贵本人就是靠中共安全系统这样一些特务机关发家致富的;同时他也为国家安全部门提供服务,完全没有诚信。

郭文贵的律师拉格兰接受海外媒体《明镜新闻》专访时表示,美国是一个三权分立的国家,一旦进入美国申请庇护的法律程序,即使是总统特朗普或是其他官员也不能绕过。

若美国移民局拒绝了郭文贵政治庇护的申请,他的庇护案便会进入移民法庭的法律程序,让独立法官来依法判定。这个程序费时,甚至可以长达十几年,期间郭文贵会受到美国政府的保护,并且可以在美国合法工作。他也可以在取得回美证(advance Parole)的前提下,到国外旅行。

拉格兰又指出,若在这审讯期间,即使郭文贵被中国法院定罪,根据国际法及联合国《反酷刑国际公约》,只要能够证明他被遣返后将遭受酷刑,美国便有国际义务对其进行保护,不得将其遣送回国。

 

熟悉中國政治問題的日本人如何看待郭文貴

September 18, 2017

变态辣椒‏ @remonwangxt9小时9小时前

這是我做的一個小範圍採訪,熟悉中國政治問題的日本人如何看待郭文貴pic.twitter.com/vQIV0M8Tim

一名「红通人员」从沙特引渡回国

September 17, 2017

逃沙特「红通人员」押返国 赣干部涉违纪受查

RFA 2017-09-16

中纪委网通报,云南省追逃办周五(15日)从沙特阿拉伯,将1名「红色通缉令」人员成功引渡回国。

通报指该名被通缉者为46岁的马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纳斯县人,中铁十五局集团沙特工程分公司前办公室主任、总经理助理,涉嫌共同贪污罪,于2013年9月潜逃沙特阿拉伯;是「天网行动」2015年启动以来,云南省追回的第4名「红通人员」。

省检察院抓紧马林涉嫌犯罪的相关基础证据,及时报请最高检察院、司法部向沙特提出刑事司法协助请求,要求将马林引渡回国。

经外交部及驻沙特大使馆的协调和交涉,沙特方面接受引渡要求。

而沙特工作组在大使馆的协助下,周五将马林由沙特吉达市押解返国。

另外,江西抚州市委常委、副市长吴建春,因涉嫌严重违纪受查。

现年51岁的吴建春,曾任江西定南县县长、兴国县委书记、赣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2015年开始担任抚州副市长。

福布斯:中国要求摩根渣打等银行冻结郭文贵户口

September 16, 2017

法广发表时间 16-09-2017  11:50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图为中国房地产大亨郭文贵2017年4月30日在纽约接受采访时手部照片路透社照片

 

根据福布斯的报道,中国已经要求5家国际银行冻结跟郭文贵有关的十多个户口。福布斯系根据中国政府一名国安官员以及一名了解内情的人士,而作出上述的报道。

报道指,郭文贵的户口存款多少虽未经透露,但目前郭正受到中国大陆146宗民事以及19宗刑事控告,有关索偿的金额涉及数十亿美元。

被要求冻结郭文贵户口的5家银行,根据国安官员披露,包括摩根大通、渣打、新加坡星展、瑞士银行以及美国运通银行。

除了郭文贵个人户口之外,中国政府也寻求境外银行冻结郭的儿子郭强的户口。根据国安官员披露,中国已经冻结了跟郭文贵有关的海外15个户口。今年7月,一家对冲基金要求纽约州法院充公郭文贵位于纽约曼哈顿一个价值6700万美元的豪宅,作为官司的赔偿之用。

此外,海外明镜创办人何频15日在网上爆料,中央针对调查郭文贵的专案组已升级,原本是由中纪委和公安部联合组成专案组调查,目前则已由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任主席的国安委牵头,这意味郭案目前已由习近平亲自负责,原负责案件的数名高官已撤换。

本身是经营地产致富的郭文贵,透过他的推特社交平台,经常向外界爆料中共高层政治的黑暗一面,中国曾试图透过国际刑警缉拿据称涉嫌贪污和其他罪名的郭文贵返回中国受审。

面对重重打压,郭文贵仍声言会坚持爆料,称会爆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情人的相关状况,“定将会让中国文化界、娱乐界、媒体界、新闻界、中宣部、中南海炸开了锅……大家千万准备好心脏吧!”

郭文贵获准逗留美国的签证将在下个月10月到期,根据美联社报道,郭已经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斯洋:习近平19大前夕大力 “金融维稳” 防止“经济政变”

September 14, 2017

VOA 2017年9月15日 04:43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华盛顿 —  

为了保证10月举行的中共“19大”的顺利召开,中国政府不仅严格控制言论,而且也频频出招维持金融市场的稳定,迫使市场配合“19大”的顺利召开。

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负责人“19大”期间不得休假

彭博新闻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证监会要求各地证券期货经营机构负责人“19大”期间不得休假、出国和出差, 以便“19大”之前和期间维护资本市场稳健运行。 中共“19大”定于10月18日召开。

证监会还要求证券和期货经营机构排查风险,包括流动性风险、财务风险、持续经营风险、信息系统安全风险、违约风险、信用风险等,排查结果在10月前上报。

彭博社说,虽然中国往往会在重大政治活动期间采取措施减少市场的波动,但是,这次禁止证券和期货经营机构负责人外出,突出监管机构对于下个月会议有多看重。

在这次会议中,将近半数的中国最高领导层将被更换,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未来十年的影响也将形成。

中国准备关闭比特币交易所

中国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所之一--比特币中国9月14日宣布,即日起停止新用户注册,并将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这是中国第一家宣布将关闭业务的比特币交易所。据报道,这也是中国政府为19大期间,稳定市场所采取的一种措施。

但是,据中国财新网报道,由中国央行牵头的一个跨部门互联网金融工作组起草了禁止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规则。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大起大落的价格波动与政府在下月政治领导层换届之前控制金融风险的工作重点相冲突。

《金融时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监管机构对比特币价格飞涨感到紧张。尽管相比之下有比特币敞口的中国人很少,但如果这种货币的价格突然暴跌,将影响党在选择新领导层之际打造自信和稳定形象的努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7月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已经号召要把重点放在“金融安全”上。

另外也有报道说,“比特币”也是一种“地下钱庄”,是“人民币出海的渠道”。

清剿“金融大鳄”,防止“经济政变”

更早时候, 中国政府还对中国国内几家因积极进行海外收购而闻名西方世界的大型企业集团发动了一次明显的打击,名单包括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安邦(Anbang)、复星(Fosun)以及海航集团(HNA Group)

美国华裔政治学者裴敏欣7月份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稿说,这次整治金融大鳄的直接导火索是“北京方面越来越警惕中国金融业的诸多风险,以及试图遏制资本外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底在一个专门针对金融体系稳定的会议上说,那些破坏中国金融体系稳定的“金融大鳄”必须受到惩罚。

裴敏欣说,习近平口中所指的“金融大鳄”应该是那些大肆举债,疯狂购买昂贵的海外资产的中国大亨。

他说,拿中国最富的这群富豪来作示范,不仅可以立即起到强大的威慑作用,而且还可以遏制过度激进的商业行为,后者已经威胁到中国过度杠杆化的、缺乏监管的金融领域的稳定。

他还提到,打击这些“金融大鳄”还有政治利益的考量。他说,这些富豪中许多人都是在习近平于2012年底登上权力巅峰之前赚取了他们的巨额财富。与政府官员的良好关系对企业成功至关重要,因此可以合理假设许多--甚至大多数--中国富豪与中国执政精英阶层建立起了密切的个人关系。

裴敏欣说,通过清理中国的金融体系,“北京不仅能在这个重要行业恢复一些表面秩序,还能除掉那些有着可疑政治忠诚的富豪。”

法广 | 因老板身份成谜高盛叫停为海航旗下公司筹备上市

September 11, 2017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发表时间 11-09-2017 10:20

中国海航集团标志

据美国传媒报道,投资银行高盛已经叫停为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进行上市筹备工作,原因是海航的老板及拥有人身份,仍是个谜。华尔街日报引述内情人士报道,海航集团数个月前,已属意将旗下设于北京的Pacetera Techonology International(PTI)资讯科技外包公司的上市前期工作,交由高盛进行。

但报道引述灵通消息人士指出,高盛这家华尔街大行,上个月在一次筹款活动中告诉有意的投资者,它已叫停上市前期筹备工作,有关上市的时间表以及上市地点,仍未有所决定。

根据了解内情的人士披露,高盛的主管们,私下曾经对海航集团的老板组织架构表达严重关切。

属于私企的海航集团夏初时发布通告宣称,经过一连串的个人股东股权转移之后,一个刚成立不久的纽约慈善基金就是公司最大的个别股东。通告又称,公司余下的股权由创办人和高管们所拥有,当中还包括海南省的一个慈善组织。经营航空和酒店事业的海航集团,总部正是设在海南省。

报道指,海航集团发表上述的通告后,银行界和投资界开始加强审视海航仍然是模糊不清的拥有人架构。

高盛目前只是叫停为Pactera公司筹备上市的前期工作,但未有完全与该公司切割,了解内情的人士披露,一旦如果海航集团对拥有人身份的解释令人满意,高盛不排除恢复接手工作。

根据内情人士披露,海航在聘用高盛之前,原本属意美国银行美林负责Pactera上市前期工作,美林同样基于海航集团老板身份模糊而放弃了这份工作。美银目前的手上并没有任何跟海航集团有关的工作,而高盛则以个案来决定是否为海航工作。

英国《金融时报》|海航CEO:海航已登上世界之巅

September 11, 2017

2017-07-28 WSJ金融市场

海航集团本周披露﹐其去年12月在纽约注册成立的慈善基金会Hainan Cihang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近30%。但该基金会尚未开始运营﹐约30%的海航集团股份也还未转移至该基金会。

海航集团一半收入来自海外。 图片来源: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Julie Steinberg / Anjani Trivedi / Cezary Podkul

2017年 07月 28日 10:44

海航集团(HNA Group)是中国一家规模庞大的综合性企业,拥有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 HLT) 25%的股权,而且正试图从白宫通讯主管Anthony Scaramucci手中买下一个投资机构。然而,海航集团的所有者到底是谁?

事实证明,问题的答案时刻都在变化。

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文件披露,由少数人持有的海航集团最大股东是位于纽约的一家非营利机构,该机构由海航集团在去年12月设立,办公地位于海航集团在曼哈顿中城的办公大楼之内。知情人士称,这一名为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简称:Hainan Cihang)的机构尚未开始运营,未就从事哪方面的慈善事业做出决定,也没有研究出从何处获取资金的细节。

上述知情人士称,引发质疑的海航集团股份——总计约30%——还未转移至该基金会。海航集团也在边做边学,上述知情人士称,该集团高管近期向另外一家大型美国基金会取经,了解后者是如何运作的。

海航集团披露了Hainan Cihang这个新的大股东,但很多有关该集团的问题仍然没有答案,特别是有关这30%的股份的来源问题。

知情人士说,这些股份之前由两名与海航集团无关的私人投资者在境外持有,这两人将其持股捐赠给了Hainan Cihang。

Hainan Cihang的成立也反映出行事神秘的海航集团在从事海外收购时在西方面临的合规困境。中国很多最为雄心勃勃、最具企业家精神的公司为少数人持股,极少披露运营、所有权或融资信息。信息不透明导致这些近年来向海外扩张的中资企业遇挫。在很多国家,监管机构、银行业人士和律师会就很多问题发出质疑,包括与中国政府的潜在关系,以及投资海外是否只为了将个人财富转移出中国。

海航拥有1,460亿美元资产,半数收入来自中国以外地区,在国内外均面临挑战。海航曾经是中国最具野心的海外投资者,自2016年初以来宣布的交易达到250亿美元,其中包括收购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和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 HLT)股份的交易,以及尚未完成的从Scaramucci手中收购对冲基金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股份的交易。

但几个月前,中国监管机构开始调查海航集团的高额债务。美国监管机构未在截止日期前批准海航收购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机上娱乐设备制造商股份,导致该交易破裂。

海航集团内部盘根错节,主要由包括酒店和航空公司在内的私营实体构成,如果Hainan Cihang的确如接近海航集团的人士所称在今年展开运作,那么和集团大部分实体相比,它必须披露更多与资金来源、活动还有持股相关的信息。

Hainan Cihang在纽约注册成立,意味着它必须遵守纽约州对非营利机构的严格规定。据知情人士称,Hainan Cihang已经作为一家美国私营基金会提交了免税地位申请,如果想获得批准,Hainan Cihang必须披露所持股份价值,包括对海航集团的持股。但这部分价值难以得到确认,因为海航集团披露的信息有限,哪些业务的资产和负债应该并入集团资产负债表还有这些业务的营收情况都显得暗昧不明。

按照规定,Hainan Cihang每年还必须将大约5%的净资产用于慈善事业支出。

为了在纽约运作,Hainan Cihang必须在纽约州检察长下辖的慈善事业局(Charities Bureau)登记,但是这项工作尚未启动。周四,纽约州慈善事业局致信Hainan Cihang,要求其在20天内向该机构提交相关文件。

熟悉海航集团策略的人士称,该公司想要在纽约为慈善业务设一个中心,这既是出于税收优惠的考虑,也能使其更加接近已经收购以及持股的公司。

税务专家称,中国加大了对税务审查的力度,促使企业清理在海外所持各种资产。

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以及海航集团今年早些时候出版的一套共有六卷的书显示,该公司此前宣布承诺向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捐赠2,500万美元,这笔资金可能最终来自Hainan Cihang。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虽然该基金会将主要由海航集团出资,但最终可能会从其他公司和个人那里获得资金。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文件显示,海航集团三名高管被列为该基金会的前期董事,他们分别是集团首席执行长谭向东(Adam Tan)、海航集团金融子公司驻纽约主管杨光和该公司董事长陈峰的弟弟Chen Guoqing。《华尔街日报》4月份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参与运营这一非营利基金会的人不会从基金会净收益中获利。

海航集团把这个纽约基金会看作是一个创办了七年的基金会的国际分支,后者是海航集团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3%,设在海南省。

View older posts »